• 法国南部旅行的最后一天,漫步在蓝天、碧海、阳光、沙滩,还有艺术走廊上,这里是蔚蓝海岸大区(French Riviera - Cote d'Azur )的安蒂博(Antibes)和尼斯(Nice)。安蒂博地处戛纳(Cannes)和尼斯的中间,被称为蔚蓝海岸唯一完好保存着自我灵魂的城市。

    坐着小火车在浓浓的普罗旺斯风情中,体会安蒂博的风貌。 

    碧蓝的海水敲打着岸边的礁石。这里多变的面貌和强烈的对比使得莫扎特也深深着迷。

    古老的城墙和现代的文明在这里碰撞和融合。 

    七月,是法国人晒着太阳在海滩度假的季节。 

    到老城走走,历史的塔楼还在,诉说这个城市诞生于公元前六世纪,那时候希腊人来到这里建立贸易商港。紧跟在后的是罗马帝国。

    停下来看看古迹。 

    听到教堂的钟声敲响。 

    走进毕加索博物馆(Musee Picasso),原是建于四世纪的格里马迪城堡。1946年,毕加索曾受邀来此地住了两个月。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日子,他被蔚蓝海岸的鲜艳色彩所震慑,创作了23副画作和44件雕塑,之后悉数捐赠给这个古堡的主人。 

    在安蒂博,除了到众多的博物馆里欣赏巨作,就连漫步海边,一样能找到大师们的踪迹。这是毕加索曾经在此地留下的画作。想象下,当年的他,拿着画笔和画板,望着这片大海,想象出金色阳光下外出打鱼的渔夫、鱼在游泳、散步的美女、远处的钟楼。有没有回到大师的时代? 

     

    法国著名画家Jean-Louis Ernest Meissonier1868年所作的《Promenade Ponteil / Salis》中,描绘出他和他儿子骑着马在沙滩上散步的美好景象。 

    循着“画家的蔚蓝海岸”参观路线,探访那些经典的艺术家作品,一起回味迷人城镇的过去与现在! 

    太阳真得很烈。走累了,坐下来。旁边是一位慈祥优雅的老夫人正专心致志的看书。也许是我的无礼打量,她注意到我了,向我问好。当得知我从遥远的上海来,她开心极了,告诉我那里有个和平饭店,还不时迸出中文单词。天啊,原来来自加拿大温哥华的她,1971年就随外交官的丈夫去北京工作,并见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在那里呆到1976年回国。年近九旬的她喜欢看书,现在在学习德语,每天弹钢琴。临走时,她说,真是美好的一天,遇到了久违的中国朋友,她叫DAISY。 

    远方是安蒂博海角(Cap d’Antibes),又称亿万富翁岛。在这里,为了保护好生态,已经不允许再造任何建筑物。有个超长的富翁waiting list等待买房,可是只能有人出来,才有人进去。 

     

    在岛上,有个卡卢普圣母教堂。从古至今,只要外出远航的人,都会来这里祈求平安。若顺利归来,只需要把自己认为最美好的海上景色照片送给教堂就好了。于是,静悄悄地走进去,看到教堂内的墙壁上到处都是与人分享的作品。

    谨记,心存善念,自然一切都好。

     

    继续前行,从安蒂博到尼斯大约车程40分钟。 

    从城市的东面,远眺蓝色的地中海。 

    临海靠山的尼斯,古典和现代在此融会贯通。

     

    曾经的古罗马剧院。

    曾经的古罗马浴室。 

    山顶的修道院。

    修道院的后花园,现在是公众的休憩之作,五彩的花朵在这里任意地盛开。 

    自由自在的鸽子。 

    马蒂斯(Henri Matisse)博物馆,释放野兽的狂欢境地。法国野兽派艺术大师马蒂斯来到蔚蓝海岸的尼斯时,终年阳光普照的尼斯竟然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就在他心灰意冷决定要离开之际,天空突然放晴了,他目睹了云朵被微风缓缓吹开的景致,看着金黄的耀眼阳光撒进屋子的美好。于是马蒂斯决定长住于此,也因此创造出令人感叹的彩色拼贴画。 

    尼斯是继巴黎之后的第二大文化都市,这里有许多博物馆,基本都免费开放。

    看到这些彩色的针织作品,我想得更远些。被艺术化的手工,是值得永远珍藏的。 

    传说中的保护神。 

    现在的尼斯警察。 

    这里是仅此于巴黎的法国第二大旅游胜地,全欧洲最具魅力的黄金海岸。她将普罗旺斯风格融入世界各地名流欢迎的生活乐趣中;她将博物馆、美术馆、罗马遗迹、现代歌剧院置入在大街小巷;她将各式美丽的鲜花果树装饰在街头巷尾的露台上;她每年都有许多盛大的节日,而狂欢节更是全世界狂欢灵感的源泉。

     

    这里是度假天堂,法国南部旅行的最后一站,尼斯。

     

    带着美好的记忆,我回到了上海。

     

    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 从法国南部罗阿大区的尼翁(Nyon)沿着阿尔卑斯山脉一直东南行,目的地是蔚蓝海岸的海滨小城安蒂博(Antibes),顺道再去逛了逛临近的袖珍小国摩纳哥(Monaco)。 

     

    一路上,盛开的向日葵花田,在湛蓝的天空下,黄澄澄的一片。

     

    永远朝着太阳的花朵,给人进取的力量。

     

    这里是九位罗马教皇曾经居住的小镇阿维尼翁(Avignon),古老的城墙依旧在等候着虔诚的基督信徒们的朝拜。

     

    圣母院教堂的钟声悠长且安宁。


    从1309年到1403年教会重新迁都罗马,在长达百年的时间内,相继有9位教皇在此居住,阿维尼翁在政治、外交、艺术、商业上繁荣一时,成为基督教世界的中心,罗马第二(A ltera Roma)。

     

    建于600多年前的教皇宫(Palais des Papes)矗立在多姆山脚,外观雄伟,曾被誉为“世界上最坚固、最漂亮的房子”。

     

    阿维尼翁还有一处有名的古迹———贝内泽桥(Pont Saint-Bénezet)。大桥本来长900多米,有22个拱孔,是欧洲中世纪建筑的杰作。不过,大桥建成后曾多次被洪水冲垮,又多次重修,直到17世纪,人们决定放弃这种努力。如今的贝内泽桥是一座仅余4个拱孔的断桥。



    有摩天轮的城市,总归有孩子的童趣。

    这天,从阿维尼翁乘坐火车前往尼斯,入住安蒂博。

     

    从安蒂博到摩纳哥,一个小时车程。摩纳哥位于欧洲西南部,三面环法国本土,一面临地中海,总面积1.9平方公里,地形狭长,东西约3公里,南北最窄处仅为200米,境内地形均为山区,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之一,有袖珍王国之称,人口约3万,居民大多是外籍人,50%是法国人。摩纳哥没有军队,只有350人的安全警察,治安却非常地好。 

     

    摩纳哥城 (Monaco-Ville) ,摩纳哥公国的首都,也是唯一的城市建在阿尔卑斯山脉伸入地中海的一座悬崖之上,因而有"悬崖顶上的首都"之称。

     

    7月1日是个特别的日子,55岁的摩纳哥大公阿尔贝二世亲王即将迎娶比自己小20岁的南非游泳健将。整个国家的大街小巷都布置满了摩纳哥和南非的国旗。我们抵达的当天,西装革履的大臣护卫们正在广场上紧锣密鼓地准备婚庆彩排。

     

    摩纳哥大公馆。最新八卦,即将成为摩纳哥王妃的查伦·维特施托克6月28日出现在法国尼斯机场,看起来像是打算买张单程机票,搭机返回南非。不过听说最终又劝留了,我们将拭目以待。

     

    大公的私人卫队,个个都是精干的帅哥。


    这是7月2日举行宗教婚礼的大教堂。

     

    对面便是大法院。

    在摩纳哥,港口很多。停泊游艇就像停车一样,这是商贾巨富的天堂。 

     

    摩纳哥最著名的巴黎饭店。

     

    那晚,名流巨星霓裳云集,一场生动的超豪华车展在此呈现。 



    著名的蒙地卡罗赌场。 



    摩纳哥的街道每年春天都会成为F1蒙特卡洛大奖赛的比赛用地,而摩纳哥也随着F1名扬四海。

    不仅如此,在摩纳哥,还有国际马戏节,网球大师赛及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吸引着全球无数人的目光。

     

    晚上10点回到安蒂博,酒店门口的海滩。

     

    就在这宁静的夜色中,闻着地中海迷人的气息,享受着丰盛的法式大餐。

     

    人生,无论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都是自己的选择,唯有珍惜当下。

  • 在法国南部罗阿大区,有一个叫格里尼昂(Grignan)的古老小镇。小镇的入口处有一位优雅女士的雕像,她就是塞维尼夫人(la marquise de Sévigné)。

    就是这位十七世纪的侯爵夫人,她成就了格里尼昂人的骄傲。三百年前活跃于巴黎上流社会的塞维尼夫人,她一生未曾进行文学创作,却因写给女儿大量的书信在法国文学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并成为文学界公认的女作家。

     

    在格里尼昂,石砌的村舍层层叠叠地围绕着一座小小的山丘攀缘而上,山顶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堡。几乎所有建筑都是石料的本色,与山体岩石色调相融。从远处望,仿佛整个村庄是天然而生。古堡始建于11世纪,最初是防御之用。17世纪竣工完成。 

    出生于巴黎贵族家庭的塞维尼侯爵夫人,年轻寡居,带着女儿和儿子过着孤独的生活,将全部心血倾注在儿女身上,尤其是女儿弗朗索瓦兹。1669年女儿和格里尼昂伯爵结婚,婚后跟随担任领土长官的丈夫到法国南部。塞维尼夫人和女儿分别之后,互相思念,每天在巴黎写信给女儿(Count Francois de Grignan),二十年如一日,讲述巴黎宫廷与贵族之间的豪华生活、奇闻轶事及人情风物。塞维尼夫人一生曾到此探访女儿三次。每次从巴黎坐马车到南部需要15天的时间,每次住14个月。1696年,她病逝于格里尼昂城堡。 

    后世流传她唯一的文学作品《书简集》(Lettres)是由其外孙女(左边最下面一张照片)汇编而成,现在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 

    格里尼昂的传说,一个城堡、一对母女和一束信札。 

    在薰衣草的季节,每年的七月,古堡内会有音乐会来纪念这段母女情深。 

    每年的六月,格里尼昂还有一个风雅的传统节日“书信节”。又是一年,跟随薰衣草的花香,你最想写信给谁? 

    蓝天下的爱。 

    休息一下,逛逛小镇。 

    走进花园餐厅,午餐时间到。 

    法式大餐的时间实在太长,餐前酒、面包、前菜、主食、甜品、咖啡,不能再简单了。于我,抽空溜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 

    有可爱且热情的法国小朋友为伴。 

    还有绽放的薰衣草。

    以及在肥沃的土地上怒放的橄榄树。 

    从格里尼昂(Grignan)出发前往橄榄之乡尼翁(Nyons)。 

    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盛产葡萄酒、薰衣草、向日葵和橄榄。 

    继续前行,参观尼翁的藤编工艺厂。没有想到,这是法国南部仅存的最后一家传统手工编织厂。 

    最初蒲团的原料是稻草,每回最多使用三次。在1892年,她的曾祖父发明了新机器,用椰树皮制成的蒲团至少可以使用三年的时间。那个时候,Scourtinerie家族工厂有2个工厂,30多个工人。 

    女主人Marie正在讲述La scourtinerie的故事。1882年由她的曾祖父创建这个家庭作坊,最初是生产给橄榄榨汁用的蒲团。墙上的照片就是她的曾祖父。 

    Marie说,1956年天气很冷,许多橄榄树都被冻死了,生产橄榄油的厂商也去寻找其它生计了。作为再下游的榨汁辅料更加没有前途,于是转型开发手工艺品。由于是半手工半自动的家庭作坊,工作环境带有危险性,不符合法国政府的要求,故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 

    现在工厂只有三个家里人在继续生产,主要产品是用于装饰,而非榨汁功能。 

    最近的一个订单是来自日本,从新闻媒体上得知法国仅存的手工艺藤编,便下单订制了1000个。Marie说,她工作了一个月,每天工作8个小时,每次做10个,堆成一堆,累积了10堆后。她就很开心地想,还有900个,800个... 

    中间是Marie漂亮的女儿,现在从事酒店管理。谈到如何看待这个即将逝去的手工传承时,Marie说,她自己喜欢这个,并且只会做这个。希望有一天能建一个博物馆,让后来更多的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 

    这是同行的朋友偶然拍下的瞬间,我很喜欢。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薰衣草的故乡,前往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