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月19日-24日,同学一行7人应专家朋友的邀请,前往甘肃酒泉考察新能源新发展。美名其曰商务考察,于我,则是延续13年后的新发现之旅。

    13年前的暑假,从未独自出过远门的我,孤身一人前往北京,迎接20位来自澳大利亚的学者。那是我第一次兼职做国际旅行团的全陪和领队,带着比我年长3倍多的一群老老外踏上为期一个月的丝绸之路。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出发,西行进入甘肃兰州,经天水过黄河进入河西走廊,穿过酒泉、嘉峪关,抵达中西枢纽敦煌。再由敦煌,经新疆哈密到吐鲁番,穿越茫茫戈壁,途径库车、库尔勒、阿克苏,到哈什飞往乌鲁木齐,结束中国境内的旅程。那年的夏天,第一次体会行万里路的自由与满足。

    大漠的风车之城---酒泉

    我循着依稀的记忆在路上重温那些青春的时光,曾经梦想飞扬的日子。

    蓝天下的白杨树。 

    酒泉,因传说泉中有金,故又名“金泉”。史传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匈奴,大获全胜于此,武帝赐御酒以赏,霍去病以功在全军,人多酒少,遂倾酒于泉中,与将士共饮,故有“酒泉”之名。

    深秋的西汉胜迹,这里是河西走廊上唯一保存完整的一座汉式园林,距今2000多年历史。

    武威(古称凉州)是中原进入河西的第一个绿洲城市,而中国旅游的标志“马踏飞燕”也源于此地。

    阳春半,岐路间,瑶台苑,玉门关。”出自唐代的诗人崔湜。这座曾经“春风不度”的关城就是“中土”与“蛮荒”的边界线。

    巍巍祁连山,依然苍凉而荒寂。可千万千瓦级的风电机组在茫茫戈壁滩上却蔚为壮观,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成就酒泉作为中国重要的资源型城市转变为可持续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基地。 

    古代艺术博物馆---敦煌:

    宿于戈壁之上的古堡---敦煌山庄。

    清晨,大漠之上,秋空明月悬。

    天空、古堡、鸣沙山交织成一幅水墨画。

    太阳躲在云层里若隐若现。

     

    蓝天、白云、戈壁,还有绵延的沙漠。 

    成群的飞鸟出现在朝霞升起的地方。

    金色的阳光洒落在这荒漠之地,那是塞外的意境之美。

    于是,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的月牙泉边。

    我想起那段封存13年的感动与牵挂。窗外,依然是活着的鸣沙山。

    在天与沙漠之间,人是渺小的,是伟大的,还是可以共生的? 我浅见,面对自然,尊重和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敦煌莫高窟。这是九层楼,编号第九十六号。开始建时仅有四层楼,后五层是后来修建的,内有一尊大佛,是世界“室内第一大佛”。

    莫高窟在漫长的岁月中受到大自然的侵袭和人为的破坏,至今保留有从十六国 、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等十个朝代的洞492 个,壁画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彩塑像两千身,是世界现存佛教艺术最伟大的宝库。若把壁画排列,能伸展3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长、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个画廊。

    雅丹地貌,独特的风蚀地貌群落,俗称魔鬼城。

    在这条东西长25公里,南北宽约1-2公里干涸河床地带上,雅丹密布,丘峰林立,形态各异,不论是个体,还是整体,规模之宏大,气势之浑雄,均属世界罕见。

    看,这是大自然雕琢的狮身人面像。

    面对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我选择坦然面对。

    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

    出塞复入塞,处处黄芦草。

    “天下第一雄关”雄踞一隅,这里是古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地。

    自古便是“河西第一隘口”,也因此成为明万里长城最西端的第一重关和古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塞。

    背后的古城墙,是中原与西域之间纷争与融合的见证。

    在历史的长河里,人生很短暂。回首往事,神马皆是浮云,最重要是自己活得明白。

    故此,我依然,还在路上,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