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法国南部罗阿大区,有一个叫格里尼昂(Grignan)的古老小镇。小镇的入口处有一位优雅女士的雕像,她就是塞维尼夫人(la marquise de Sévigné)。

    就是这位十七世纪的侯爵夫人,她成就了格里尼昂人的骄傲。三百年前活跃于巴黎上流社会的塞维尼夫人,她一生未曾进行文学创作,却因写给女儿大量的书信在法国文学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并成为文学界公认的女作家。

     

    在格里尼昂,石砌的村舍层层叠叠地围绕着一座小小的山丘攀缘而上,山顶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堡。几乎所有建筑都是石料的本色,与山体岩石色调相融。从远处望,仿佛整个村庄是天然而生。古堡始建于11世纪,最初是防御之用。17世纪竣工完成。 

    出生于巴黎贵族家庭的塞维尼侯爵夫人,年轻寡居,带着女儿和儿子过着孤独的生活,将全部心血倾注在儿女身上,尤其是女儿弗朗索瓦兹。1669年女儿和格里尼昂伯爵结婚,婚后跟随担任领土长官的丈夫到法国南部。塞维尼夫人和女儿分别之后,互相思念,每天在巴黎写信给女儿(Count Francois de Grignan),二十年如一日,讲述巴黎宫廷与贵族之间的豪华生活、奇闻轶事及人情风物。塞维尼夫人一生曾到此探访女儿三次。每次从巴黎坐马车到南部需要15天的时间,每次住14个月。1696年,她病逝于格里尼昂城堡。 

    后世流传她唯一的文学作品《书简集》(Lettres)是由其外孙女(左边最下面一张照片)汇编而成,现在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在全球出版发行。 

    格里尼昂的传说,一个城堡、一对母女和一束信札。 

    在薰衣草的季节,每年的七月,古堡内会有音乐会来纪念这段母女情深。 

    每年的六月,格里尼昂还有一个风雅的传统节日“书信节”。又是一年,跟随薰衣草的花香,你最想写信给谁? 

    蓝天下的爱。 

    休息一下,逛逛小镇。 

    走进花园餐厅,午餐时间到。 

    法式大餐的时间实在太长,餐前酒、面包、前菜、主食、甜品、咖啡,不能再简单了。于我,抽空溜出来,看看外面的风景。 

    有可爱且热情的法国小朋友为伴。 

    还有绽放的薰衣草。

    以及在肥沃的土地上怒放的橄榄树。 

    从格里尼昂(Grignan)出发前往橄榄之乡尼翁(Nyons)。 

    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盛产葡萄酒、薰衣草、向日葵和橄榄。 

    继续前行,参观尼翁的藤编工艺厂。没有想到,这是法国南部仅存的最后一家传统手工编织厂。 

    最初蒲团的原料是稻草,每回最多使用三次。在1892年,她的曾祖父发明了新机器,用椰树皮制成的蒲团至少可以使用三年的时间。那个时候,Scourtinerie家族工厂有2个工厂,30多个工人。 

    女主人Marie正在讲述La scourtinerie的故事。1882年由她的曾祖父创建这个家庭作坊,最初是生产给橄榄榨汁用的蒲团。墙上的照片就是她的曾祖父。 

    Marie说,1956年天气很冷,许多橄榄树都被冻死了,生产橄榄油的厂商也去寻找其它生计了。作为再下游的榨汁辅料更加没有前途,于是转型开发手工艺品。由于是半手工半自动的家庭作坊,工作环境带有危险性,不符合法国政府的要求,故没有得到政府的支持。 

    现在工厂只有三个家里人在继续生产,主要产品是用于装饰,而非榨汁功能。 

    最近的一个订单是来自日本,从新闻媒体上得知法国仅存的手工艺藤编,便下单订制了1000个。Marie说,她工作了一个月,每天工作8个小时,每次做10个,堆成一堆,累积了10堆后。她就很开心地想,还有900个,800个... 

    中间是Marie漂亮的女儿,现在从事酒店管理。谈到如何看待这个即将逝去的手工传承时,Marie说,她自己喜欢这个,并且只会做这个。希望有一天能建一个博物馆,让后来更多的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段历史。 

    这是同行的朋友偶然拍下的瞬间,我很喜欢。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薰衣草的故乡,前往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