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在可.当代艺术中心,参加了由都市客和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共同举办的“纪念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诞辰90周年暨都市客第三届手机电影节”。

     

    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毫无疑问是极具国际声誉的瑞典人。他被公认为世界电影史上最重要的电影人之一。通过他一生拍摄的50多部电影,伯格曼极致表达了他所挚爱的瑞典:漫漫冬夜带给人的幽闭恐惧感、光亮夏夜中温暖的嬉戏,晚年在法罗岛上华丽的荒凉。其中蜚声世界影坛的作品,如《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 1957)、《沉默》(The Silence, 1963)、《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 1957)和《假面》(Persona, 1966),特别是他最后的一部影片《芬尼和亚历山大》(Fanny & Alexander, 1982)。 伯格曼真正独特并令其获得了国际声誉的原因是:他拥有一种将电影,这个自初始就既是工业又是艺术的媒体,以一个极其个人化的表达形式来加以运用的能力。

    信仰与怀疑: 

     

    伯格曼最早期的电影无论是在风格还是主题的选择都相当地兼收并蓄,把传统意义上属于哲学和宗教领域的问题带入了电影。在他那些带有宗教色彩的影片中,《第七封印》通过寓言式的朴素形式和经典的强反差摄影,展现中世纪骑士安东尼斯.布洛克如何与死亡对峙的过程,从而将现代人对存在的挣扎以及对宗教的怀疑赋予人格化处理。

    男人与女人

    伯格曼的创新电影主题还包括他对婚姻和家庭生活的描绘,是一种非同寻常的直率和毫不浪漫的现实主义。在海外以电影版本发行的小型电视连续剧《婚姻场景》(Scenes from a Marriage),全片直接、细腻而深入地探讨现代中产阶级夫妻的各种感情问题和冲突,以一种近乎离奇的效力冲击着观众们的神经。至少,根据统计表明,在该电视剧播出后,丹麦和瑞典的离婚统计数据都达到了高峰。

    伯格曼拍摄《婚姻场景》时,刚和最后一任妻子结婚不久,他在自传里描述,“美满的婚姻,我比往常更能体会幸福的滋味”,可就是在这幸福里他完成了一部如此否定婚姻的作品。大概,他的生命中从未体会过真正的安宁。伯格曼一生结过五次婚谈过无数次恋爱,却依然承认说,他从来不知道该怎么真正去爱一个女人。

    最新消息是,话剧版的《婚姻场景》,将在今年的5月献演于上海大剧院小剧场。

    艺术家和小丑

    伯格曼影片的最后一个重要主题是围绕艺术和艺术家的。在第一部伯格曼式经典影片的《裸夜》中,通过对角色的描绘以及戏中戏的元素,显示出伯格曼的虚拟世界是如何强烈地被一个戏剧化隐喻所严密地控制着:人生犹如戏院,上帝是一位专横的戏院经理,而人就是牵线木偶---生活则是一场盛大的化妆舞会。

    在他最后的一部电影作品《芬尼和亚历山大》中,伯格曼选择让亚历山大的祖母来朗诵斯特林堡(Strindburg)的《一出梦的戏剧》(A Dream Play)中著名的序言,来圆满结束他的整个电影生涯。

    “什么都可能发生,一切都是可能且极有可能的。时间和空间并不存在,想象在毫无意义的真实基础上旋转并编织出新的图案”。

    除了电影艺术生涯的成就,伯格曼还是一位拥有国际声望的戏剧导演及令人尊敬的剧作家和散文作家。就在2007年7月30日,当代电影大师、瑞典电影导演英格玛.伯格曼去世,终年89岁。但他留给世人的关于凡人与上帝,男性与女性的思考却不会停止。

    P.S. 资料来源:斯德哥尔摩大学电影学系教授Maaret Koskinen的论文及瑞典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官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