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望女儿国

    ---记云南泸沽湖摩梭手工纺织人文之旅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泸沽湖边的女儿国。

       上次是62日,代表伽蓝集团随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国家民委和商务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一起考察摩梭手工纺织项目,那次简单的行程最难忘的是在温泉村的夜晚围着火塘和阿七妈妈及族人谈天说地,聊到兴致处,美丽的摩梭姑娘端着苏里玛酒,拉开嗓子就唱起摩梭情歌,五音不全的我跟着哼起来,乐起来,每个人放开大笑。蓦然,有人提议去外面看星空。于是,一帮人三三两两手挽着手行走在漆黑的村路上,抬头望着繁星漫天,时而闭目思索。静下来,那一刻,我只听到内心的声音。

     

    就在返程的路上,四家合作伙伴基本确认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永宁乡温泉村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项目的示范点。

     

     

    事隔两个多月,824日,我们驱车九小时,翻山越岭再次走进这片神奇的土地。这一天,很特别,因为是摩梭人的转山节,同样是四家机构,这次带来了专家学者、媒体主编、知名设计师,为的是真正帮助到阿七妈妈和她的摩梭手工纺织协会,探讨如何可持续发展。 

     

     

    就是那一天的清晨,在好友的短信提示下,“快看窗外有彩虹”。拉开帘子,早晨的阳光晒在山坡上,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摩梭人家后院里传来鸡叫,还有炊烟袅袅。刹那间,我看到了青山之上的七色彩虹。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象,我默默地倚在窗前,紧紧地盯着,生怕它离去。慢慢地,突然又出现了另外一圈光晕,又是一道彩虹在青山上升起,我的眼睛朦胧了。那一刻,我在想,一切的努力和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风雨兼程之后就是彩虹。

     

     

    正如这永远向着太阳的花,一样是怒放的生命。

     

    摩梭人的转山节

     

      824日,农历七月二十五日,转山节,是摩梭人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在这天,摩梭人身着盛装去朝拜泸沽湖畔的格姆女神山。格姆女神山,又名狮子山,是格姆女神的化身。格姆神是摩梭女儿国最高保护神,相传,泸沽湖是格姆女神的眼泪化成的。转山节这天,摩梭族人会在达巴(摩梭人苯教的巫师)的带领下,到山上烧香磕头,悬挂彩色经幡,敬献供品,祈求女神护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出入平安。

     

     

      摩梭人崇拜自然,认为万物皆有灵,所以最早崇拜的自然实体是山和水,转山转海就是摩梭人的群众性活动。这一天,以大家庭为单位的摩梭族人在烧香许愿完毕后便会在山野之间野餐烧烤,享受天伦。  

     

    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项目

     

       2011年2月21日,伽蓝集团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式签定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合作开展“中国少数民族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项目”,携手致力于中国少数民族地区文化的保护与发展。时隔近半年,项目已经在云南花腰傣、摩梭人、海南黎族、湖北土家族达成了第一批四个少数民族手工纺织示范基地的意向。 

      中国拥有世界最多的少数民族人口,少数民族丰富独特的文化正是中国之美最绚烂的呈现。然而,少数民族群体因受制于偏远的地理位置、落后的市场发展能力和欠缺的自我文化价值意识等因素,仍然处于弱势地位。要从根本上帮助他们改变落后现状,最好的方法是利用独特的民族文化发展特色产业,增产增收,改善生活。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史推动当地民众自身脱贫致富最行之有效的“动力引擎”。

      作为中国本土化妆品的领军企业,伽蓝一直致力于传播中国美的文化,怀抱着对社会,对消费者的感恩之情,一直在努力做一位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公民。伽蓝将不遗余力的支持少数民族手工艺的发展,也希望更多努力能够唤起社会大众对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的支持,让中国之美在世界的舞台上荣耀绽放。

    摩梭人心中的梦想

    摄影:ELLE杂志

      阿七妈妈是摩梭传统手工纺织继承人,丽江市民俗民间工艺继承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其现场手工纺织表演为各国媒体广泛报道,被称为“原始社会走来的绚烂的手的舞蹈”由她设计和制造的摩梭人传统手工纺织品深受海内外客户的喜欢。

      摩梭传统手工纺织品是千百年来摩梭人世代延用的麻棉线手工纺织用品,制造工艺需经过十道程序,2200次的来回穿梭。在县文化局、民宗局、妇联及泸沽湖摩梭文化研究会的帮助下阿七妈妈成立了丽江市宁蒗县摩梭传统手工纺织厂,在摩梭文化一步步走向灭绝的今天,保住了摩梭人最后的一项传统手工技能,现在,她正在带领摩梭妇女们走在勤劳致富的路上。

       上个世纪90年代,阿七妈妈拿着75块钱工资,一个人试着找回失传的传统手工艺。现在,永宁地区的摩梭人、彝族、普米族很多织女都是阿七妈妈的徒弟。

     

       阿七妈妈有一个愿望:她希望温泉村所有的妇女都能掌握一门技术,希望摩梭人能通过手工纺织富起来,让老人能有条件看病,让孩子们能有机会上大学。

    摄影:谢震霖/文汇报

    阿七尼玛次尔
    阿七独支玛之子
    就职于摩梭文化研究会

         26岁的尼玛是一个非常有民族使命和责任感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他放弃了昆明待遇丰厚的工作,回到温泉村帮助妈妈做起了摩梭手工纺织的推广和销售,他的加入为摩梭手工艺带来了现代化的营销理念。

       尼玛希望摩梭人可以创立自己的手工纺织品牌,希望每个摩梭妇女都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

     

    鲁汝打史玛
    温泉村手工纺织能手

        47岁的打史玛是温泉村手工最好的织女。她希望摩梭的手工纺织品利润高一些,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希望能用手工编织带来的收入让孩子上大学读书。  

    摄影:ELLE杂志

    独支拉姆

          26岁的拉姆曾在青岛打工,后来回到家乡专心做起了手工纺织,她也是阿七妈妈最年轻的”徒弟“之一。

       拉姆的愿望很简单,她希望用自己的手艺将女儿抚养成人,让女儿上大学。

    摄影:张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给汝永清

     

       永清今年19岁,初二辍学后在外打工,后来回到温泉村学习传统的手工纺织技艺并将其传承。

     

       单纯的永清也有一个单纯的梦想:她希望自己能够不断织出新的花纹,希望自己织的围巾能够卖上好价钱。

     

     

    摩梭手工围巾的故事 

      

    当一条条用心编织的围巾编制得越来越美;
    当古老的编织文化成为现代时尚;
    当古老的摩梭图腾被现代人赞叹;
    当每一个披上围巾的消费者都能感受到温暖;
    这些朴素的愿望都能实现。
     
    所以,从现在开始,
    我们要寻找一双彩色的翅膀,
    帮助他们传承古老的智慧,
    帮助他们用一针一线
    编出摩梭妇女的就业梦想,
    织出摩梭族人世代的尊严。  

      

    老一辈摩梭人曾说,“一定要用最天然的棉线,最虔诚的态度,才能织出衣物的温度”。围巾如此,做人做事亦同理,所谓万物皆为一物。